副牌葡萄酒,副的是什么?

  • 时间:
  • 出处:中国葡萄酒百科知识网
  • 作者:百科知识
  • 浏览:72

 副牌葡萄酒

许多奢侈品牌有自己的副牌,Prada有Miu Miu,Giorgio Armani有Emporio Armani。当喜欢一个品牌却又承担不起高价格时,有着同样血统却便宜40-50%的副牌便成了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无独有偶,葡萄酒也有副牌酒。

副牌酒又叫二军酒,指的是一个酒庄使用品质达不到正牌酒要求的葡萄所酿制的副产品,用于满足人们对正牌酒只可远观而不能亵玩焉的遗憾。在葡萄酒的世界中,副牌酒和波尔多紧紧联系在一起,因为最早吃副牌螃蟹的是波尔多人。

在1890年,2级酒庄碧尚女爵堡(Chteau Pichon Longueville Comtesse de Lalande)将其1874年份的副牌酒女爵珍藏(La Réserve de la Comtesse)送至莫斯科参展万国博览会,开副牌酒先河。随后,雄狮酒庄(Chteau Léoville-Las Cases)也于1904年推出侯爵园(Clos du Marquis)。在一级酒庄中,玛歌在1908年推出副牌酒玛歌红亭(Pavillon Rouge),并在100年来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品质。沿袭玛歌庄一向低调的风格,年产13万瓶的玛歌红亭的价格也是不温不火,直到中国副牌浪潮兴起才随波逐流了一把。不仅如此,玛歌酒庄在1920年还推出了玛歌白亭(Pavillon Blanc)开了一级庄副牌白葡萄酒的先河,这一白葡萄酒虽然不能标注玛歌产区,却位居波尔多最优秀的干白酒之列,而且年产量不到15000瓶,可谓专供识货之人。波尔多怪咖一级庄拉图有副牌拉图堡垒(Les Forts de Latour)和三牌拉图波亚克(Pauillac de Latour)。其中拉图堡垒有着自己的葡萄园,拉图酒庄也没有把其当做副牌来看待,因此出品的酒款品质无疑是5个一级庄副牌中最优异的。酒评家们常称赞其有二级庄水准,而小拉图也的确一直在以二级庄(2000元左右)的价格进行销售。

木桐酒庄(Chteau Mouton Rothschild)的副牌则是经历曲折,菲利普男爵(Baron Philippede Rothschild)先是将品质差劲的1927年份正牌酒命名为木桐珍宝(Carruades de Mouton),随后在1930年正式推出副牌木桐嘉棣(Mouton Cadet),后又在1993年改叫小木桐(Petit Mouton)并延续至今。小木桐虽因几经更名被指混淆视听,却异常受市场欢迎。英文权威的葡萄酒交易平台Liv-Ex在2013年7月的数据,年产在7-10万瓶的小木桐是过去3年中最保值的副牌酒,在其他一级庄副牌酒纷纷跌去30%-50%价值的熊市下,小木桐只跌了5%,这与相对较低的产量、稳定的品质和出厂价「实诚」不无关系。

大拉菲与小拉菲

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被菲利普男爵(Baron Philippede Rothschild)遗弃的珍宝Carruades之名却被拉菲捡了去,并培养成了史上最成功的副牌酒:拉菲珍宝(Carruades de Lafite)。拉菲珍宝更多的被称作小拉菲,这不仅是一款成功的副牌酒,还可以说是一款不可思议的副牌酒。不可思议之处有三:
一、小拉菲在2009-2012年间从900元一路高涨至7000元,贵过木桐和侯伯王等一级酒庄的正牌酒,随后又令人瞠目结舌的在2012年初的短短3个月里跌去50%。小拉菲的大起大落再次印证了中国买什么,什么就涨价,中国卖什么,什么就跌价的怪相,其中的辛酸只有囤了一堆货的中国买家能够体会。
二、不可思议的事是一般的副牌酒产量都是远小于正牌酒,毕竟有主有次,酒庄自然是希望种更多的优势葡萄酿更多的正牌酒,而中国非小拉菲不饮的强大需求却一度推高其年产量至20多万瓶,逼近大拉菲的产量。

三、不可思议是小拉菲的价格「远走高飞」到消费者连副牌也买不起了,于是便将目光扫向其他一级酒庄的副牌酒。小拉菲得道,副辈同升天,小拉图,小玛歌,小木桐,小侯伯王的价格统统翻番,让前些年的中国葡萄酒市场进入了一个天下为副的怪圈。

如今的波尔多所有的列级酒庄都有自己的副牌酒,颇为泛滥,于是大家都开始思考副牌酒就真的能喝出正牌酒的味道吗?有人支持,有人反对,双方各执一词。支持者的理由在于酿造副牌酒的葡萄来自于同一个葡萄园,由同一个栽培团队照料亦由同一个酿酒师根据相近的调配比例酿制而成,那么和正牌相比就算没有7分也起码有5分相似。反对者则认为酿造副牌酒的葡萄一般都是年轻的葡萄树所产(一般在10-15年内),而且葡萄园的土壤成分和位置往往也不够理想(类似粘土太多,靠马路或者朝向不佳等),加上熟成过程中使用的新橡木桶比例和时间也不一样,和正牌比起来几乎就是完全两款酒,哪来的相似之处。

从酒庄角度出发,对待副牌酒也有不同的态度,有的酒庄几乎不愿提及自己的副牌酒,纷纷以时装界里D&G功高盖了主的惨痛经历为戒,希望在保持酒庄的专一形象的同时也不给副牌酒喧宾夺主的机会。的确,倘若副牌酒都和正牌酒一样好喝,那么谁还花大价钱去买正牌酒?还有一些酒庄则将副牌酒定位成为独立酒款,例如雄狮酒庄就称侯爵园(Clos du Marquis)为有着自己独立葡萄园,是有自我性格的葡萄酒。另外还有一些酒庄有主有副还不够,还进一步的勾三搭四的产出了三牌甚至四牌。宝嘉龙酒庄(Chateau Ducru Beaucaillou)就有副牌宝嘉龙十字(La Croix de Beaucaillou),有自己葡萄园的独立三牌拉朗宝怡(Chateau Lalande Borie)以及四牌小嘉龙(Petit Caillou)。

不过无论反对还是支持,副牌的价值都是建立在强势的主品牌之上,小拉菲之觞就说明这一点。中国消费者对于拉菲的狂热追求才让小拉菲麻雀变凤凰,可当正牌酒的地位都岌岌可危、价格开始跳水之时,副牌酒就更是一泻千里了。正所谓毛之不存,皮将焉附,倘若连正牌都不红火了,我们还纠结那副牌作甚?

 

猜你喜欢